阅读文章

第十一缘谜样少女小雪之缘(12/121)

[ 来源:http://www.sxtcyky.com | 作者:网友 | 时间:2020-06-04

当纳兰龙和虎牙在大雾山山顶某处详谈之际,易哲、轩辕轰与及梅玲三人正走进位於湾岸区一角的第二坊,隔老远便见到秦崎站在「千年居」旁边舞动双手。「真的!」当易哲走到秦崎身边,欢喜道:「老伯真的回来了!」原来秦崎经过第二坊时,偶然让他看见「千年居」又再重新营业,想起易哲曾经提起过孙老头,於是就打电话给易哲和梅玲。易哲二话不说,推开了店门,一连串清脆的铃声叫人非常怀念。孙老头正站在一个紫檀木制的书架前面翻阅一部线装书,闻声回头和易哲打了个照面,呆了一呆然後说道:「阿哲的消息还真灵通,我才第一天做生意,你就找上门来了?」「我和龙几乎每天也来第二坊看看老伯回来了没有。」易哲笑著打了声招呼:「阿轰你曾经见过,另外两人是秦崎和梅玲……这两星期你到哪里去了?我差点以为你回乡安享晚年呢!」「我不过到了内地找一个老朋友,有些事情一定要搞清楚。」「你应该跟我和龙说一声嘛!免得我们担心。」易哲说:「今天有事情想要请教老伯,希望你能够帮到我们。」孙老头像是知道他来这里的原因,缓缓走到一张大桌子後面坐下,示意大家随便一些。易哲吸了一口气,说:「老伯……龙出事了!」「这个我知道。」孙老头嗯了一声:「我本来打算回新香港後第一时间找阿龙,结果还是迟了……我在飞机上看见新闻报导,虽然没提及阿龙的名字,说的也不详细,但我肯定是他没错。」轩辕轰和易哲对望一眼,孙老头又问道:「阿龙跟著别人走了吗?」所有新闻报导只提及有「暴徒」袭击市立第一中学,事件中有数名学生受伤送院,却没有提及纳兰龙失踪一事,孙老头的先知先觉让众人万分疑惑。「如果老伯知道甚么我们不知道的,请告诉我们吧!」易哲感到自己似乎问对了人,立即从袋子里取出那个黄金盒子放在桌上,说:「现在回想起来,所有事情好像都有关连一般……老伯送我这个黄金盒子,说它会预言未来,这和发生在龙身上的事情有没有关系?後来它真的打开了,上面一个好像镜子的东西浮现了两个文字,我们却不知道怎么解释!」孙老头低头望著盒子,易哲伸手在盒面轻按,果然那盒面又分成三块弹开,呈现出那一个银白色的镜面来。这时候上面却甚么也没有。易哲说:「我们暂时叫它作『玄光镜』。」孙老头嘉许似的点头道:「玄光镜?好有可能呢!这个猜想和神话里面的描述非常吻合,但我不敢肯定。」「上面出现了比古篆还要古旧的文字,我也看不懂,因此想要老伯教我。」易哲转头对梅玲说:「快拿出来。」梅玲一头雾水:「拿出甚么来?」「那一次不是要你抄下那两个字形的吗?拿出来让老伯看看。」「我放在家里呀……秦崎打电话叫我出来,可没说要我带甚么东西。」易哲以手加额,叫道:「用脑袋仔细想想吧!这是理所当然的!如果不是打算前来请教老伯,当初叫你抄写下来干甚么?」梅玲恼羞成怒,重重的一拳打在易哲手臂:「我不是高才生,你为甚么不自己抄一遍?」易哲痛得只想惨叫,好不容易忍住了,却听得秦崎在旁边大叫:「你们看看!」众人见秦崎指著书桌,便都望向那黄金盒子,只见那镜面似的东西再次泛起五彩光华,不断变幻,过了好一会才又恢复正常,最後隐约余下两抹阴影。「和上次一模一样!」梅玲握紧拳头叫道。易哲和秦崎连忙躲开,俯身向前细看那镜面,易哲道:「对了!就是这样的古篆……不!大概比古篆还教人不明白,老伯知道它们怎么解吗?」孙老头紧皱著眉头,还未说话,轩辕轰却说道:「慢著走势图分析,上次并不是这两个字。」易哲和梅玲都是在「不研」活动室见过黄金盒子浮现文字的人走势图分析,闻言对望一眼走势图分析,易哲低头细看,说:「轰说的没错,和上次不同,我竟然没有留意这一点,看来梅玲有回家拿取那纸张的必要。」梅玲也在旁边看著,却摇头说道:「我曾经在家中把那张纸反反覆覆看了许多遍,依然分辨不出和这两个字有甚么不同。」轩辕轰走到易哲旁边,拿起了镭射笔,在桌上一张白纸上面写下了两个字,易哲一看,便已叫道:「对了!正是这两个字!轰做得好!若是依赖某人的话……」忽然感受到旁边传过来的「杀意」,连忙改口说:「老伯说它能够揭示未来,新出现的文字再加上轰默写出来的两个,解读了之後,是否就明白一切?」孙老头望著轩辕轰,过往他们曾有数面之缘,但轩辕轰并不像易哲和纳兰龙般和孙老头相熟。孙老头把那张纸推给轩辕轰,问:「你知道它怎么解吗?」梅玲咦了一声,易哲笑道:「我们研究过了,都不明白这两个字……」「如果毫不认识,只是临摹的话是写不出这么准确的太古文字。」孙老头摇头说道:「更何况你只是单凭记忆?」轩辕轰本来已经不好的脸色变得更是苍白。孙老头继续说:「虽然我不知道原因,但看来我们的朋友有事情瞒著大家呢。」易哲讶然回头望著轩辕轰,轩辕轰却已镇定下来,缓缓说道:「罗喉。」不理会众人诧异之情,孙老头满意地说道:「这是家学……没有人传授是不可能无师自通,我也不问你这个。哲,你知道甚么是『罗喉』吗?」「是星宿名字……传说中,『罗喉』和彗星『计都』均是不祥之星,每隔数百年便会出现一次,每次也为世界带来不幸。」孙老头点了点头,说:「我知道的不比你多,总之如果一切属实,你们口中的『玄光镜』正暗示灾难降临。」秦崎急问:「那么刚刚出现的两个字呢?会不会是解求之法?」梅玲心中一动,双手掩著嘴巴:「如果是『计都』,那就惨了!」轩辕轰摇头说道:「不!那是『半神』两个字。」「甚么叫做『半神』?」这次连易哲也一头雾水。「我们一定要研究这些吗?这个『半神』……还有『罗喉』与及有关世界未来的事情,与龙相比真的这么重要?」梅玲双手按著桌子,大声说:「我想知道的,是关於龙的事情!」易哲拍了拍梅玲肩头,然後向孙老头叙述两日前在学校停车场发生的事情。孙老头听了事件始末,闭上双眼沉思,良久才道:「果然不出所料,我还是来迟一步。」「老伯,你真的知道些甚么吗?」「阿龙在陕西之行後,已经不是以前的阿龙了。他告诉我曾经遭遇意外,跌进一个地洞里头……」梅玲打断了孙老头的说话:「这个我们都知道,除了龙以外,舒桦和几个学弟学妹也被送进了医院。」「你们却不知道,阿龙在那次意外之中得了些甚么。」孙老头背向後靠,胸有成竹的说:「但是有其他『人』知道,所以来向阿龙取回本来并不属於他的东西……而得到了那物事之後,阿龙也变得不一样了。」当时在场的秦崎「啊」的一声叫了出来:「是……是甚么『龙魂』吗?」「我不知道。你们目睹事件经过,应该比我更清楚。但这是显而易见的:阿龙并没有把那物事交出来,而他不再和我们一样了,这意味著他选择了离开我们。」易哲呆了半晌, 安徽11选5彩票平台试探著问道:「我不肯定……龙变成了甚么?」「中国, 安徽11选5中奖查询是一个充斥著神话传说的国家, 安徽11选5官网里面神、魔、仙、怪、灵、妖、人、鬼各自生活, 安徽11选5官网却又时时共处,这才写下多少故事,牵动多少人心。」孙老头轻咳两声,说道:「在这个神话世界里头,各生命都能找到自己的生存空间,只有一种属於例外。它诞生於偶然,却总为三界五行带来无穷灾难;它非人、非鬼、非神、非魔,对任何人来说,都是『非我族类』;它甚么都不是,但确确实实的存在,是个令到鬼神惊惧,仙魔排斥的生命。」「这个和龙有甚么关系?」易哲问:「难道……难道『半神』是指……」孙老头没有立即回答,但一切已尽在不言中。「老伯说的太玄了吧?」秦崎听著听著,忍不住说道:「大家真的只能往神话方面想?」「你们来这里找我帮忙,不是有所觉悟之吗?你们仍然不相信有鬼神存在?只要大家想深一层,就会知道,这个世界上并不可能只有我们人类而矣。」孙老头用手指轻扣桌面,悠然说道:「宇宙浩瀚,如果只得我们人类生存在丁点大的地球上面,不是太过寂寞吗?」「老伯,这种事我和阿轰曾经听一个叫做庄美娜的考古学权威提及,所以并不陌生。你也以为神话传说便是外星人以往在地球出没的纪录?」易哲问道:「对於你来说,所谓『科学地』相信神话传说,也是把神仙当作外星人看待?」「你实在太过不了解『宇宙』了。」孙老头从桌上取过一本《中华大辞典》,徐徐说道:「我来问你,『宇宙』究竟是甚么?」秦崎抢著举手回答:「不就是外太空?」孙老头摇了摇头,把那本大辞典啪一声抛在桌面,说道:「你查字典看看!」「四方八面谓之宇,古往今来谓之宙。」就在秦崎脸露难色时,轩辕轰突然念道:「老伯的意思是否指这个?」「没错,你果然不比阿哲差呢!」孙老头点头赞道:「所谓宇宙,并不单纯是英语的翻译,在古代中国已有『宇宙』这个概念了!简单来说,现在的外太空,极其量只能解作『宇』,至於『宙』,还包括了过去和未来,换言之,『宇宙』一词对於中国人来讲包含了一切时空!」「时间和空间?」易哲若有所思,喃喃说道。孙老头继续解释说:「没错,如果你以为天界和地狱──哪管是甚么宗教──便是在天上和地下,那是天下第一笑话!即使科技有多发达,雷达和人造卫星也休想查出它们的所在,因为如果真的存在著天界和地狱,『天』、『地』只是象徵意义,它们一定存在於另一次元,这是我多年的研究成果。所谓天、地、人三界,便是三个不同的空间,还有许许多多的世界,要解释便不困难了。传说中的神魔,不过是其他空间的生命而矣。」众人实在需要时间消化,孙老头又说:「今日我只能说这么多……我还要再去求证。无论阿龙变成怎样,他跟我们依然一样,走势图分析只是宇宙间的生命,所谓『众生平等』,佛家就是这个意思。」「刚才老伯提到『非我族类』,龙……」「小妹,如今世界大同了吧?曾几何时中国人见到红须绿眼的外国人也接受不了!这个只是时间和观念问题。我不知道阿龙究竟变成怎样?身处甚么地方?正在做甚么?但若不能相信他,如何能自称是他的朋友?」☆☆☆☆☆☆☆☆☆☆☆☆☆☆☆☆☆☆☆☆☆☆☆☆☆☆☆☆☆☆☆☆☆☆☆☆☆☆天色越来越暗。这时的大雾山幻化成一团硕大无朋的黑影,活像个一个大怪物,要把身上一切都吞噬。再加上被迷雾重重深锁,温度又骤降,气氛难免变得诡谲。「虎牙!一直留在山里始终不是办法……我们能不能另觅地方休息呢?」纳兰龙打量著虎牙的衣著,但见他身上披著一件单薄粉色薄纱,左胸有一块护甲似的东西,非金非石,不知由何物所制,总之不似能够保暖。正冷得身体发颤的纳兰龙实在不明白他何以仍能谈笑自若,还是神龙是不怕寒冷的?「觉得寒冷?」在附近巡逻的虎牙听到纳兰龙说话,一脸诧异的望著他。半晌,才乾吞一声,说道:「这……这个,我从来没听敖玉大哥嫌冷……」「神仙已经修练得水火不侵了,是吗?」「虽然是这样……只不过是人类对环境的适应力太差而矣。我们也不是不怕冷和热,但不会像人类那样温度稍稍改变就无忍受不了,连自己生活的世界也无法适应。」「你尽管嘲笑吧!我如今还是人类啊!」纳兰龙不耐烦的道。虎牙走到他跟前,有些为难的说道:「我知道……主人,即使你还是人类,也不可能怕冷吧?」「为甚么?」「因为主人继承了敖玉大哥的龙魂啊!敖玉大哥是白龙,你拥有了白龙之龙魂,将来不能随意操控冰雪的话,怎么能对抗不死修罗?」纳兰龙愕然反问虎牙道:「冰雪?」「你完全不知道吗?神、魔、仙、妖,力量去到一个层次,就会找出自己的属性,敖玉是白龙,白龙本来就是居住在极寒之地的冰寒之龙。」虎牙对纳兰龙的无知略感意外,解释著说:「这种属性主宰了我们的仙术和攻击。」纳兰龙似懂非懂:「那么……虎牙的属性又是甚么?」虎牙搔著头道:「我的是龙虎力量,当然不能和敖玉大哥相比。」纳兰龙依然一头雾水,只得不作理会,问道:「那我们可以回去市区吗?」「我对今时今日人界的认识始终不多,因此还是留在大自然较好。到得其他地方好像城市里头我就毫无办法。」虎牙再次摇头道:「龙魔总算变出了一套流行服饰,我可不想穿成这样到城市去。」「没错,他那套意大利西装用买的话差不多要上千美金!你们能够把衣衫变来变去,很方便呢!」「那是简单的把戏,物件本质没变,可算是掩眼法的一种。」虎牙耸了耸肩说:「觉得冷的话主人还是回山洞去,待龙魔确认这个城市再无别的神魔,然後另作打算。」纳兰龙无奈,只得揉著鼻子说道:「我到现在仍不明白,你们所说吸收龙魂的方法……龙魔和你只管叫我打坐,怎么到现在仍然没有任何反应?」「龙魂和灵魂可以说是思想,也可以说是精神,不过龙魂比灵魂多了神龙的力量在里面。」虎牙指导说:「敖玉大哥已将自己的意识消除,龙魂余下的只有力量。打坐能够让主人你平静心神,体会这股无形能量……当你进入忘我的境界,或许便能找到它。」这种事情并非三言两语便能说明白,纳兰龙无奈放弃,对虎牙说道:「我先在附近走一圈,伸展一下筋骨。」纳兰龙想要喘一喘气,信步走出了丛林,爬下山坡,来到观景台一角。这时候天色已然全黑,雾气也散得七七八八,从观景台望下去可以看到新香港的夜景。远处的几张长椅上仍坐了两对情侣在卿卿我我,纳兰龙感觉到自己和人类再次接近,仿佛有重回人间之感。「我已经不是普通人了吗?我还没有认真恋爱过呢!」纳兰龙不禁发出一声长叹,喃喃说道。「为甚么呢?」一把声音突然在旁边响起,几乎把纳兰龙吓个半死。他退後一步定睛细看,不知甚么时候多了一个女子站在他的身旁。「你是谁?甚么时候走到我的身边?」纳兰龙刚才曾经确认过附近没有任何人──以他现在的处境来说,这点警戒心是必须的。那女子倚著栏杆远眺夜景,好像没有听到纳兰龙说话一般。纳兰龙皱了皱眉,又说道:「你一个人吗?时候已经不早了,在这种地方遇到坏人就危险了。」纳兰龙仔细看她,心中不禁一动。原来这个女子和纳兰龙年纪相若,身裁适中,一头及肩的秀发稍经漂染,再加上一张瓜子脸和樱桃小嘴,竟是个大美女。尤其那双眼睛非常温柔,却隐隐流露著哀伤的感觉。蓦地在脑海中灵光一闪,纳兰龙把她认了出来:「啊啊!你不就是那个在山洞消失了的女人吗?」那女子转过头来,说道:「山洞是我先找到的,我在那里住了数天。」「甚么?你在那山洞住了几日?」纳兰龙不能相信,半晌,才省悟自己在乾草堆中察觉到的是女儿香。不自觉的笑了一下,问道:「你离家出走了?」那女子在旁边一张长椅坐下,抬头望著纳兰龙:「可以这么说。」「无论是甚么原因,你也不应该……或许是我多事,但一个女子晚上在这种荒山野岭,实在不妥当。」那女子笑而不答,轻轻踢动著双腿。「那么这两天你住在哪里?」「另一边还有一个山洞。」那少女伸手指著另一个方向:「你也有你的原因吧!住到这里的原因?」这两日纳兰龙第一次和龙魔、虎牙以外的人交谈,虽然明知不应该多说话,还是忍不住唠叨一番:「在我身上发生了一些事情……忽然之间,人们望著你的目光变得不同了,你就知道需要离开。」那女子怔怔的望著纳兰龙:「我明白你的感受……我也是……」纳兰龙想著自己的事情,不经意问:「你也是甚么?」「不……没甚么……」「你应该珍惜身边的人,立即回家去……有一天後悔才太迟呢!我知道,因为我记挂著自己的妹妹……」纳兰龙说到这里,忽然想起那只翡翠镯子,忙伸手入怀将之取出,交到那女子手中:「这是你留在山洞的吧?」那女子大喜道:「这是我妈妈的遗物,那天我丢失了,还来不及寻回,你和那个好凶的人便走了进来。」「突然就不见了你,你是怎么做到的?」那女子笑而不答,站了起来,说道:「我走了。」纳兰龙摸了摸鼻尖,问:「回家还是继续躲在这附近?」「你好温柔啊!到现在仍然懂得关心别人。」那女子笑了一下,摇头说道:「我看得出来……你内心好痛苦,因为我和你一样。」「嗄?」「都是已经被人遗弃了。」纳兰龙张大了口,他实在搞不清楚状况。「小雪。」「咦?」「我叫做小雪,小雪是我的名字。」「啊啊!」纳兰龙低头清了清喉咙,正想介绍自己,却发现那女子不见了。「鬼?」全身犹如浸在冰水里面,纳兰龙心中只想到这么一个字:「不!初恋曾经跟我解释过,鬼只是一种残余思想,没有脑部是不会思考的,更不能和我对答。那个女人……小雪,到底是谁?」当纳兰龙再次回到山洞时,虎牙已找了不少水果作晚餐。他从口袋中取出那只腕表,在上面轻按,柔和的蓝光照遍整个山洞。「你们人类的法宝越来越接近我们了。」虎牙把水果分作两份,赞道:「除了身体仍是脆弱之外,我要收回对你们的看法……过不了多少年,或许便能了解我们啦!」「法宝?」纳兰龙失笑道:「只不过是小小的科技,这种东西比起前去火星简直微不足道……但你也说得对,神话传说中许多不可思议的法宝,如今看来根本没甚么大不了。说出来好像很玄,实际上不过是科技比人类发达罢了。」纳兰龙被那个叫小雪的女子弄得心乱如麻,他只得一边咬著苹果,一边努力思考自身的问题:「小雪或许有自己的烦恼才要离家出走,但能够及得上我吗?」「主人,你在想甚么?我已经说过了,要做到心中了无杂念,则……」纳兰龙抓了一只香蕉,有点不高兴的说道:「我已经被人遗弃了,再没有回头的余地,唯有向前走才化算。」虎牙有点不知所措,纳兰龙却已冷静下来。他需要别人的认同与及一个容身之所。「虎牙,我已不能做回一个普通人了,得到龙魂的力量是我唯一可以做的,我需要你帮忙!」「我当然乐意帮助主人……但你连打坐也……」「还未足够。」纳兰龙放下香蕉,捉住虎牙的肩头说:「我要知道得更多。天界的事、天神的事、神龙的事、敖玉的事……没头绪也不紧要,唯独是敖玉的一切,我全都想知道。他在天界的身份,他过去所做过的事,他和你们敖符、敖欣等人的关系,还有八百年前那一战……我有这种感觉,只要明白了敖玉的为人,或许我就能和他的龙魂取得共识。」「我虽然是『白龙四斗众』中第二个跟随敖玉大哥的,也只有一千年而矣!敖玉大哥和敖符他们认识得更早。」「一千年?从外表一点也看不出来。」纳兰龙望著虎牙那没有岁月痕迹的脸蛋,说道:「看样子任谁都会以为你和我差不多年纪。」「每种生命的模式也不一样,我们具二段变身的神龙,『人形形态』大多和人类青年及壮年时候接近。话说回来,从外表辨别年岁,那是非常落後且不合理呀!」「是吗?怪不得人类都想修练成仙。」「在我们来说,那些人类只是想要提早进化。人类求道的动机只是单纯想得到永生,这一点令我们很是为难!因为进化并不能只是身体,如果心灵停留在低层次,那么得到时间和力量也只会拿来作恶,所以人类还是继续当低等生物好……啊呀!对不起!」纳兰龙冷哼一声:「你们天神又有如何?结果一个不死修罗要为祸人间;那个甚么王母又蛮不讲理见死不救;敖符更想杀了我取回龙魂……天神也不见得拥有很高尚的情操吧!」「主人你对我们抱有很深的成见,一时间也不能解释清楚。关於敖玉大哥的事迹,往後日子我会拣一些重要的跟你说,只怕帮助不大。主人不如再练习一下盘膝打坐,我教你吐纳的法门,透过控制呼吸达至放松神经,使心神平静……来!过来这一边。」纳兰龙好不愿意,结果还是让虎牙拉到一那堆乾草旁边坐了上去,虎牙讲解了数遍,纳兰龙似懂非懂,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後闭上双眼,学著进入忘我境界。

  原标题:摩洛哥发行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纪念邮票

,,安徽11选5投注
相关文章

走势图分析

回到顶部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新疆11选5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