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章

第九缘向左走、向右走之缘(10/121)

[ 来源:http://www.sxtcyky.com | 作者:网友 | 时间:2020-06-04

敖符把硕大的右掌放到纳兰龙头顶上面,五指微屈,好像隔空抓住他头颅一样。纳兰龙还未知道发生甚么事,瞬间已是不能动弹,视线更变得模糊不清。初恋等人看著纳兰龙四肢无力似的摇摆著身体,而且眼神涣散如被催眠,都是暗暗吃惊──敖符嘴角有著一丝冷笑,任谁都看得出他是不怀好意。「放开他!」虽然一直听不明白两人对话,却能理解到好友纳兰龙正受著无形的胁制,舒桦立即冲上前去。秦崎和蓝眺亦不敢怠慢,一左一右从旁展开夹击。敖欣立即出言阻止:「别去送死!」说时迟那时快,舒桦的右勾拳已结结实实地击中敖符腹部,同一时间秦崎的踢腿与及蓝眺的肘锤分别打中他的肩膀和後腰。蓝眺和秦崎不消说,再加上舒桦,这三人打斗方面的才华,在人类之中已算是非常厉害,可说把「人力」发挥到极限。然而足以致命的连环攻击,对於敖符的身体竟起不了丝毫作用。舒桦仿佛把自己的拳头打在铁板上面,不但伤不了对方,更几乎让手臂折断。还未想到这是怎么一回事,他的胸口已反被敖符重重踢中。秦崎见他们三招连环攻击竟然无效,紧接著舒桦受创,也是极度的震惊。没来得及反应,身子陡地一轻,脚胫已被敖符左手抓著。敖符拿秦崎来作武器,反手一摔将他摔到另一边的蓝眺身上,两人撞个七荤八素,身子抛到老远重重的跌在地上,一时间爬不起来。轻易打倒三人的敖符神色不变,右手由始至终没有离开过纳兰龙头顶,显得从容不迫,犹有余刃。初恋起动慢了一慢,因此落在後面,看著三人被击倒,生死未知,再也顾不得隐藏身份。回学校上课初恋当然不会携带家传的宝贝斩妖剑,但灵符却从不离身,连忙从怀里掏出三张,轻轻一抖将灵符抖得笔直,便向敖符电射过去。敖符眉头一皱,轻蔑的说道:「麻烦的修行者!」左手往空中一挥,再次掷出青色火球。那三张符咒和火球在空中相触,转瞬间已化为灰烬,火球则继续向初恋射去。初恋先前曾经用「天雷符印」化解敖符攻击,岂料这次却不凑效,不禁吓了一跳。眼见火球袭至,初恋已来不及作出防御,敖欣从旁跨出一步,拦在她的身前,右手往火球一指,紫色电光闪处便将它轻易打散。虽然早知道敖欣并不是普通人,但这时候见她力量强大至此,初恋才明白到自己和她相差实在太远:「你到底是哪一类的修行者?」「你又做烂好人。」敖符重重哼了一声,不满的道:「走开!少来抽我後腿!」敖欣脸色苍白的别过脸去,冷冷说道:「你绝对不能够杀人。」舒桦用手肘支地,艰难的抬起了上半身,吐出一大口鲜血;另一边厢蓝眺也扶起了秦崎──秦崎本来已断了一条手臂,看来这次连右脚也赔上了。敖符心中一阵诧异,「嘿」的一声冷笑:「好顽强的人类,到这时候竟还能站起来?看来我真是要对你们另眼相看!」敖符的说话是过誉了。舒桦用尽全力,最终也是未能站起,只得大叫道:「龙!你别站著不动!反抗啊!反抗!」舒桦、秦崎、蓝眺、初恋四人先後被敖符击退,一直站在旁边的纳兰龙又如何呢?就在敖符把右手放到自己头顶开始,他只觉得眼前闪著七彩变幻的颜色,然後一切变得模糊,纳兰龙感到脑袋像是被人掏空一样,不能集中精神,甚至不能思考,所拥有的认知和记忆被一点一点的取走,仿佛有种要被清除记忆的感觉──如果人类的脑部和电脑一种处理方法的话。「这样下去我会变白痴的?!」这是纳兰龙刹那间唯一能够想到的事情。但他甚么也做不到,因为思维的阻隔,五感逐一消失,身体和思想都已经不受控制了。这种晕眩不知维持了多久,突如其来一阵剧烈无比的头痛新疆11选5,好像要把脑袋涨破似的新疆11选5,纳兰龙却迅速清醒过来──五感的恢复新疆11选5,使他有重回人世的感觉。当他再次回复视觉,看见敖符正神色狼狈的站在前面,不远处还有敖欣和初恋,而舒桦、秦崎和蓝眺各受重伤,倒卧在四周。除了这几个人外,旁边还多了一个穿著高级灰色西服,黑色长发及腰的男人。「龙魔!你来这里干甚么?」敖符双目睁圆,怒发冲冠的朝那男人大声呼喝道。他长有一头红发,此时真的好像根根竖起。但见敖符左手抱著右臂,似是受了不轻的伤。「我来到这里当然是为了保护主人。」那新来的男人双手放在裤袋中,淡然说。旁边的敖欣愕然反问:「甚么主人?」敖符也踏前两步,叫道:「我们正要救回你主人性命!你搞清楚了没有?」「『白龙四斗众』千年以来只效忠白龙神将一人。」那男人徐徐说道:「敖玉既然将龙魂交给这个青年人,他便是新一代的白龙神将了。我们四斗众会依从敖玉的遗志,协助这位龙魂的继承者对付不死修罗。」「龙魔!你是否傻了?一直以来你不是追随著敖玉的吗?」敖符恶狠狠的喝道:「如果不快点取回敖玉的龙魂,你的『真正』主人便会永远消失於三界五行之内。」「那是敖玉衡量过一切之後的选择,就像八百年前私闯人界一样。」那男人说:「和你不同,我才是个真正的追随者,并不会自私地把自己意愿强加在敖玉身上,自把自为的违背敖玉的意向──『白龙四斗众』只会忠实地依从敖玉的决定。」那男人取出了插在裤袋里头的双手,转头向纳兰龙单膝跪下,低头说道:「我是白龙神将座下,『白龙四斗众』之首──龙魔,如今效忠於继承敖玉龙魂的阁下。」到了这个时候,见怪不怪的纳兰龙已经不会再为任何事情所吓倒,尽管这个叫做龙魔的男人行为突兀,但他还是条件反射的摇头说:「是吗?不过这龙魂我也是不要的了!你们就随便拿去。」龙魔跪著继续道:「阁下既然继承了龙魂,已经是真正的白龙神将,龙魔自然要听你吩咐。如果阁下执意放弃龙魂,龙魔绝对不会阻止,但在你作出决定之前,想先提醒阁下一件事:若然阁下选择交出龙魂,结果只有一个──便是死亡。」纳兰龙呆住了:「甚么?」「阁下本身的灵魂已经和龙魂合而为一。」龙魔低头解释道:「虽然敖玉决心放弃自己,但此刻龙魂尚存一丝意识,只要能够及时取出,照旧可以让敖玉转世轮回。不过和龙魂相比,人类灵魂就脆弱得多,结合到一起便再难将之独立出来。如果这时候想要勉强取出龙魂,必然会将阁下的灵魂瓦解,阁下会魂飞魄散。」说到这里,抬头又道:「敖符早已知道这一点,他大概没有提醒你吧?」领悟能力不弱的纳兰龙总算听明白了,心中勃然大怒,转头瞪著敖符大声质问道:「你这可恶的家伙!打从一开始你便不是要我交出龙魂,只不过想杀了我然後再取它出来,是也不是?」敖符冷冷的望著纳兰龙,算是和他来个默认。纳兰龙气极,冷笑道:「好呀!我不知道你是个甚么样的天神,但你根本没把我们人类生命放在眼内……你打伤我的朋友,还想要杀我?」龙魔站起身来,走近纳兰龙一步:「这是敖玉给阁下安排好的命运,阁下要作出决择:是接受?还是拒绝?拒绝龙魂的话,代价将会是阁下的生命。」就像来到了命运的分岔口,左右两条截然不同、通向未来的路径,纳兰龙需要在一瞬间作出判断。突然之间,他想到了沙士比亚名著《王子复仇记》中,哈雷姆特所面对的难题。没有「中间」,也没有别的小径,就只眼前一左一右两个方向。「敖符,我是不会交给你的!那龙魂绝对不会交给你!」纳兰龙倒抽了一口凉气,指著敖符,咬紧牙关坚决说道:「混帐家伙!这是敖玉他交给我的东西,你休想抢走!」敖符盯著纳兰龙,「嘿」的一声冷笑:「区区一个人类,你可以说不吗?」「他是可以的。」龙魔插入说道:「因为他已经作出了选择,所以我会保护他。而我的说话亦代表全体『白龙四斗众』的想法,我们会绝对依从敖玉的意愿,那管是他死了之後。」「龙魔!你这个不入流的杂碎想和我作对?」敖符真的呆住了,他不知道龙魔竟敢反抗他。「虽然你才是一级神将,但以道行而论,我们之中谁会比较深?」龙魔不退让半步, 安徽11选5走势图冷冷的说道:「你要在人类世界分个高低吗?」敖符盯著龙魔, 安徽11选5彩票网右手陡地扬起, 安徽11选5彩票平台又有一个青色火球向纳兰龙胸口射去。龙魔皱了皱眉头, 安徽11选5中奖查询瞬间展动身形,挡在纳兰龙身前,但这一切尽在敖符计算之内。敖符的目标本来就是龙魔,他趁龙魔接下青色火球的瞬间,左拳已轰向他的面门。「这种小把戏能奈何得了我吗?」龙魔打散火球之後,仍来得及伸出右手抓住敖符冒烟的拳头,冷笑道:「敖符,你的『红龙炎杀拳』只有这种程度的威力吗?」还未说完,右拳遽出打向敖符的左肩。敖符一声低喝,右掌勉强接下龙魔的重拳,煞而巨大的身体不禁晃了一晃,明显输了半招。「你们两个给我停手!」敖欣冲到两人跟前,喝止道:「太鲁莽了!怎可以随便在这里展示力量?你们要破坏这座学校吗?」敖符重重哼了一声,和龙魔双双放手。龙魔说道:「敖符,你我要分出胜负,绝对会惊天动地,这对大家都没有好处。」「走吧。」敖欣在後边对敖符说道:「龙魔是和敖玉同级的龙族战士,道行不会比你差,你们两人若是战斗的话,足以把这里夷为平地。敖符,这一次你已经影响了人界的运作,破坏了二百年来的规条,那是罪犯滔天,我劝你不要一错再错啦!」敖符很不愿意,咬牙道:「没时间了,这次不取出敖玉的龙魂,他的意志便会消失,到时候再来後悔便太迟了!」「你以为我的心里好过了?其实我也是两难……虽然多么想再见到他,但龙魔的说话不是没有道理,放弃转生是他自己的决定。」敖欣回头望了望初恋,迳自走到敖符身边:「这不正是敖玉的作风吗?他就是如此任性。趁事情没有闹大,你我立即回去,或许还有转机。再搞下去我会连你也失去的,不能再胡作妄为了。」敖符无可奈何,终於屈服。他侧头瞪了纳兰龙一眼,狠狠的道:「小子!你等著瞧……就算敖玉不能再重生,我总有一日会回来把你杀了,替敖玉报仇!说到底,你只是一个人类而矣,我不会承认你的。」才一说完,转身跃上半空,竟没有再落下地来,就这样向天空直飞,身影越来越小,众目睽睽之下终於消失不见。即使知道敖符身份,纳兰龙从来不曾想过天空飞翔的事,因此和所有人一样被眼前景像震慑。呆了半晌,他才喃喃说道:「敖玉是那该死的不死修罗杀死的,与我何干……」在其他人仍然痴痴地抬头呆望天空之际,敖欣没有跟著敖符起飞,她静悄悄的向停车场出口走去,注意著她的纳兰龙和初恋连忙追上去,把她叫住:「敖欣!」「我们还会再见的,纳兰龙。」敖欣没有回头,只抛下这句说话,便走出了校园。两人急步跟著追出门外,已经看不见她半点影子。「我们也应该离去了。」听到这句说话,纳兰龙才发觉那个叫做龙魔的男人不知甚么时候站在他的身旁。「离开?」纳兰龙愕然问道:「到哪里去?」「留在这里已再没有意义了。况且你还有更重要的事。」「重要的事?你说敖玉要对付的那个大魔头?」一直默不作声的初恋抢著问:「你说甚么?龙不会跟你走的!」「初恋说的没错。」纳兰龙附和道:「这是我的学校,烦人的家伙消失了,我甚么时候回家是我的事情……」「你想留在这里只怕也不容易。」龙魔望也不望他们两人一眼,对纳兰龙的称呼也由「阁下」改为「你」:「人类是很渺少的,他们不接受自己不知道的事情。你带来了灾难,接著将会面对人类的审判。」纳兰龙环视停车场,那些学弟学妹和老师们仍用手挡著阳光仰望天空,也有人忙著要救熄正在燃烧的几部电磁房车,只有秦崎、蓝眺、舒桦、梅玲和身旁的初恋看著自己。自从梦见敖玉开始,纳兰龙一直想著自己将会变成怎样,见到敖欣更肯定这一切。然後轩辕轰的一番说话,又说服了他继续努力生活,新疆11选5不去胡思乱想。但事情演变到这个地步,已经超出了他的控制范围……龙魔说得对,他不只要面对自己,更要面对所有人。想到这里,抬头与初恋的眼神接触,纳兰龙心里头凉了一截,忍不住喃喃说道:「你们为甚么用这种表情望我?」初恋捉住纳兰龙的双手:「龙,到底发生了甚么事?」纳兰龙不自觉的缩回双手。他并不认为自己是个弱者,但却是个普通人。「你怎么了?」初恋呆了一呆,望著他问:「我在关心你呀!」「不要用这种表情望著我。」纳兰龙退後一步,又看见了舒桦和梅玲等人的目光,这时候仿佛都变得陌生:「我需要……需要冷静一下。」初恋脸色变得煞白:「难道你在害怕?」纳兰龙闭上双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不再理会初恋:「龙魔……你叫龙魔吗?到哪里也不紧要,我们还是赶紧离开吧!」舒桦坐在地上,已没气力多说一句话;秦崎用尽气力挣扎著,最终还得靠蓝眺扶住;梅玲无法理解眼前一切,不知道可以做些甚么。初恋也只有看著纳兰龙离开而矣。☆☆☆☆☆☆☆☆☆☆☆☆☆☆☆☆☆☆☆☆☆☆☆☆☆☆☆☆☆☆☆☆☆☆☆☆☆☆黄昏时候,依旧是市立第一中学的停车场。「大火已经被消防员扑灭了,合计共有六部电磁房车报销,经初步调查,消防员认为起火原因有可疑,已交由警方接手处理。事件中有两名伤者要送医院治理……nhk特约记者,赵丽如作现场报导。」拿著咪高峰在摄录机前面报导的女人正是著名新闻记者赵丽如,至於她口中的两个伤者,分别是受了重创的舒桦,还有因为爱车被毁而伤心过度的训导主任。「无端打了一架,真是让人不爽!」蓝眺说著这句话时,和他的孩子脸极不相衬。梅玲忍不住嘲讽道:「听说你来这里好像是特意找秦崎打架,那有甚么分别?」「我可没想过会没头没脑的和一头怪物战斗!」蓝眺侧头望了梅玲一眼:「不是我自夸,即使是刚夺得『世界自由搏击之王』衔头的史密斯先生,也不可能被我和秦崎的重击命中而丝毫无损。再者,这场架也打得不高兴。一切事情不是由那个叫甚么龙的人引起吗?很明显他才是这场大混乱的罪魁祸首,却要我们在这里做代罪羔羊。」「你自己急不及待抢著对那人出手,这种好勇斗狠的性格才是你的致命伤!」手臂和小腿用急救石膏固定了的秦崎叹了口气。「你不满意吗?放心好了!我们胜负未分,下一次我亲自到你练习的道场吧!」蓝眺「嘿」的一声笑道。一个警官经过众人身後,恰好听到蓝眺说话,冷笑著道:「小子!你麻烦了!」蓝眺双眉不为人意的扬了一扬,那警官已经来到他们面前说:「最近在湾岸区春风得意,想不到会栽到我手里……这件事情你脱不了干系!」「啊?你们一直想抓我回警署,这次又有甚么藉口?」蓝眺眯著一双眼睛笑道。「我随时可以用『破坏他人财物』、『行为不检』与及『公众场所殴斗』的罪名来起诉你。」见到蓝眺那轻蔑的笑容,那个警官愤怒地握紧拳头大声呼喝:「你既不是这间学校的学生,若没有合理理由解释你在现场出现的原因,我会拘留你最少四十八小时!首先,未得我同意你决不能离开这里!」蓝眺耸了耸肩,笑著说:「你明知道不是我做的……有时间在这里发狠,倒不如立即去追捕『纵火狂徒』!别拿我来出气。」那警官给气得七孔生烟,还没发作,手腕上的通讯装置却响了起来,唯有回头指示两个属下说道:「把这臭小子押上警车!」蓝眺完全不放在心上,神色自若的让两个警员连推带扯的架走。「这个蓝眺脑袋是否有毛病?」梅玲重重的哼了一声,揶揄著道:「给这样的人缠上了可真麻烦!」秦崎望著他的背影,若有所思的道:「我只知道他是个战斗力极强的人。」顿了一顿,又说:「不知道舒桦有大碍没有?」秦崎伤势虽然不轻,但都在臂上和腿上,医生诊断过後只以泡沫石膏治理,无需送院。「虽然你和蓝眺才是打架高手,但讲到生命力的顽强,只怕比不上舒桦呢!」梅玲一向对舒桦不太尊重:「即使掉下一个集束弹舒桦也不会被消灭;就算人类都绝种了,他还是会继续生存下去!」秦崎苦笑了一下,不再说话。本来他是个全身弥漫著精力一刻也不能安静的角色,只不过他和蓝眺一样,心中满不是味儿。在格斗这个范畴里一向是顶尖子的人物,忽然被人完全击倒,没有任何反抗之力,这打击实在太大了,若说不介意那是昧著良心。初恋沉默了许久,终於开口问道:「学长……到底这是怎么一回事?那些奇怪的人和龙有甚么关系?」「我以为你会知道,『修行者』。」梅玲望著初恋说:「我还打算待会儿问清楚你呢?」秦崎也问道:「虽然我和龙是多年的同学,但在这次事件当中,知道的绝不比你多。那个把我和蓝眺轻易打倒的男人,你不认为也是修行者吗?」「我完全没有头绪。」初恋的心思和秦崎有点异曲同工──虽然「一山还有一山高」的道理她不是不知道,修行者之中能力比她高的亦大有人在。但正因为初恋是修行者,她比秦崎更清楚敖符和敖欣力量的可怕:「虽然我是驱魔师,但这些人绝对超出了我的认识。敖欣也好,另外两个男人也好,拥有那种程度的能力,不会是普通人。」「初恋你也不是普通人。」梅玲说。「即使你这样说,但修行者始终是人类。」初恋用力摇头,咬牙道:「没有人类能够抗拒地心吸力飞在半空──所谓修行,其实就是不断提升自身能量,达到升华而矣。我们的修行有科学根据,不能违反自然定律。」梅玲突然说道:「我认为他们不是人类!」「甚么?」「很简单!」梅玲摊开双手,苦笑著解释:「我不认为有人能够同时间打倒秦崎和那个蓝眺……还有舒桦!即使是初恋也没这个可能吧!」看见秦崎和蓝眺的身手,初恋只有点头承认自己没有这个把握。「这是一条简单的公式,更何况初恋也说修行者不懂得飞行呢!」「他们的对话我一句也听不明白,我只奇怪阿龙为甚么会牵扯进去?你们看看!」秦崎指著满目疮痍的停车场:「这不是一件小事!绝不会不了了之的……我们应该庆幸阿龙不在这里。」「对!校方、警察……还有记者都会紧咬著龙不放!」梅玲用力打了秦崎一拳,说道:「糟了!只怕我们也被牵连了!要想办法应付记者才行!那个赵丽如正等机会和我们做访问呢!」秦崎没好气的道:「你可别乱说话!」「知道了。」梅玲叹气道:「龙甚么时候招惹了那些奇怪的家伙?他竟然对我们『不研』也隐瞒了真相!」「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大概不会愿意被拿来研究。」同为「非常人物」的初恋算是真正明白纳兰龙的心情,为他说话:「也许这就是他选择离去的原因。即是我们想要帮忙,当事人也会觉得难受吧!」秦崎和梅玲对望一眼,细味著初恋的说话。「唉呀!停车场怎么弄成这个样子?」易哲走到三人身旁,环视四周说道:「才离开学校一会儿,差点给你们烧掉了。」梅玲走上前去打了易哲一拳,问道:「你怎么可以走进来?这里是『纵火狂徒』行凶现场,应该仍未解封啊!」易哲眨了眨眼,说:「我是以学生会会长的身份进来视察环境及看望受惊同学……当然,我知道不会有人受惊的了,因为你们都是『不研』的成员和朋友,所以我还是为了调查不思议事件而进来的。」「滥用学生会的特权。」梅玲嗤之以鼻,秦崎却苦笑道:「谁叫我们不是高才生,否则也要尝试当一当这个学生会会长。」易哲看著那几部烧成废铁的电磁房车,笑道:「刚才听说训导主任的车子给烧掉,如今看来实在分不出哪一辆才是他的……」说到这里,他神情变得肃穆:「我隐约听说了龙的事,他到底怎么了?」「一言难尽。」秦崎只想到这句说话,但梅玲已连珠炮发似的把事情始末说了个梗概。易哲皱著眉头,略一思索,转头问初恋道:「龙会成为修行者吗?」初恋呆了一呆,随即明白了:「我不觉得带走龙的男人是修行者,他的力量跟我们不同,龙也不似是去拜师学艺。」尽管如此,易哲思路之快仍教她惊叹。易哲长叹一声:「发生了这种事情,龙的处境只怕非常尴尬……虽然很担心他,但他不在这里更好。」「这是为甚么我会拒绝透露自己的驱魔师身份──对於你们来说,即使是多么出色的人类,『非我族类.其心必殊』这想法是根深柢固的。」对於初恋的说话,易哲、秦崎和梅玲虽然觉得可悲,却也没有异议。两名警官走了过来,其中一个说道:「好了,我要替你们纪录供辞,你们跟我到图书馆去。」秦崎和初恋对望一眼,他们心中均是暗暗吃惊,因为这份口供如何交待,看来纳兰龙的立场也会变得很奇怪──怎么说他也和那几个怪人不了关系。「怎样?还是你们与那个蓝眺是一夥的?」另一名警官神色不善,盯著他们说道:「这次事件非同小可,简直是恐怖活动……看来不能对你们掉以轻心,还是跟我们回警署吧!」众人都是一阵愕然,两个警官已招手要一部停在不远处的电磁警车驶过来:「你们上车吧!在警署乖乖给我说出真相。」初恋为之气结,真想每人赏他一个耳光。就在这时候,一部红色的电磁跑车高速驶进停车场,滑到初恋旁边才打了一个转停下来。两个穿黑色西装戴黑色墨镜的男人爬出车厢,其中一人从怀里取出证件一扬,对那两名警官命令道:「从这一秒钟开始,案子由我们接手!」另一人伸手推开两个警官,冷冷问道:「你打算带他们回警署?为甚么?」一个警官尴尬著道:「这几人神态可疑,我以为他们和事件有关……」「这算是甚么道理?你们分区警署就是这样办事的吗?」「这实在不是一般案件,我们不能循正常途径去处理……」那警官咬牙道。「你也知道今次并非普通案件……若是你们能够解决,又何必设立我们这一个部门?」两人中年纪看来较轻的一个转头对初恋道:「对不起,以这些家伙的脑袋结构,只有认为你们可疑才心安理得……因为他们还没进化到可以接受自己不知道的事物的阶段。」顿了一顿,笑道:「他们只是猪而矣!」两个警官很是愤怒,却不敢反驳,转身就走。「我先来自我介绍。」年纪较轻的男人取出证件,说道:「我们是直属保安部的『特搜一课』,专门调查近来所发生的特别事件。这是我的同伴!」说著指了指旁边另一个年纪较长的男人。「或者因为讯息保密的关系,所以你们并不知道,其实在这一个月来先後发生了很多奇怪案件,交由我们来处理……你们可以放心把事情经过告诉我。」梅玲失声叫道:「是传闻中的『g1特攻队』?最近都在调查妖兽杀人事件呢?」那男人双眉一扬:「你……」「我们是这学校里头『不思议事件研究会』的成员,最喜欢调查这些秘闻了。」梅玲沾沾自喜的笑道:「你们果然很酷!」那男人「啊」的一声,摘下了墨镜说:「我知道你们……」易哲诧意的问道:「堂堂『g1特攻队』也知道我们『不思议事件研究会』?」「当然。我便是这个学会的第二代会长……我是这间学校的旧生!」「甚么?」梅玲和秦崎咦了一声,就连易哲也觉得太巧合。那男人笑道:「若果没有『不研』的精神,是不能够在『g1』里面做事的。」说到这里,指著校舍吩咐道:「我们已看过初步调查报告,就只差你们的证辞了!我相信你们一定能够提供我想要的资料,就在这里进行吧。」☆☆☆☆☆☆☆☆☆☆☆☆☆☆☆☆☆☆☆☆☆☆☆☆☆☆☆☆☆☆☆☆☆☆☆☆☆☆「喂喂!你到底想带我到哪里去?」听到纳兰龙的叫声,龙魔回头望去,原来纳兰龙已经远远的落在後头。离开了市立第一中学之後,龙魔便带著纳兰龙远离市中心向山上走去。湾岸区正是个背山面海的好地方,那大雾山更是新香港最高最美的一座山。但这时暮色四合,大雾山却添上一种阴森森的感觉。纳兰龙不是个胆小的人,起码也叫做见识了百鬼夜行,只不过在这种环境底下,跟著一个神秘之极、忠奸未知的男人,而且刚刚经历过险死还生的灾劫,不能怪他内心惴惴。「敖符一定会去而复来。」龙魔瞥了纳兰龙一眼,整理一下身上的华丽西服,然後说:「以道行来讲,我和他在伯仲之间,打起上来胜负难料……而且大家都是天界神将,这一战我不希望出现。」「你们果然都是甚么天兵神将,」纳兰龙吸了一口气,问道:「你现在是带我逃走?」龙魔点了点头,说:「要将自己的灵魂和敖玉的龙魂完全结合,你还需要多一点时间,只有敖玉龙魂中的意志完全消失,敖符便失去了对付你的理由。当然也要防范他恼羞成怒,杀你泄愤,但我很怀疑他是否会干这种无聊事。」「这般草菅人命算哪门子的神将?那和我们人类又有甚么分别?」纳兰龙不屑的冷哼一声,然後问道:「龙魔……你叫做龙魔?你到底是忠是奸,我凭甚么相信你?」「事到如今,你没得选择。自从你接受了敖玉龙魂的那一刻开始,命运已经改写了。刚才你做了最後的决择:被敖符取走龙魂然後魂飞魄散,还是与龙魂同化?」「我当然不会坐以待毙!」龙魔冷冷的道:「所以你只能让我帮助你。」对了!他决定继承敖玉的龙魂,在命运的道标前面无可奈何的选择了其中一条路子。无论是左边的还是右边的,就像人生一样两条都是不能回头的单程路。纳兰龙只感到哭笑不得,不禁揉了揉鼻尖:「你为甚么要帮我?我除了躲避那个敖符之外,还有甚么可以做?」「我已经说过,作为『白龙四斗众』之首,效忠白龙神将是承诺,也是宿命。你既然是敖玉拣选的男人,继承白龙神将之名,我当然要依从敖玉的意思,协助你成为真真正正的神将,并且对抗不死修罗,阻止他重临人间。」「你认识敖玉,但却没有想过杀了我取出龙魂,然後让他复活转世吗?」「我与敖符那种伪善者不同。」龙魔顿了一顿,然後说道:「我只知道维护敖玉的决定,与及完成他的愿望……想深一层,即使杀了你取回龙魂,待敖玉转世成功,定然责怪我们白费了他一番心血。若是真心为了敖玉,就得保护你并引导你取得龙魂力量。」纳兰龙安心了一点:「看来你才是敖玉的真正朋友啊!」「你说朋友吗?」龙魔冷冷的哼了一声,催促道:「快点走吧!我们得找个隐蔽的地方休息一下……你刚才问我接下来要做甚么,说到底只有一件事──便是尽快将龙魂彻底吸收,使你自己的『道行』得到提升,较像一个神将模样,方能代替敖玉对付不死修罗!」

男人高潮射精是很自然而然的事情,可是如果做爱过程时间短射精快这就不得不引起重视了,甚至男人自己还没快感就射精了,那女人更不能有好的爱体验了,不仅影响了夫妻的感情生活,还让男人的自信备受打击,那么,男人如何控制高潮的时候不射精呢?

,,快3彩票大厅
相关文章

新疆11选5

回到顶部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新疆11选5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