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章

第十缘神龙之谜之缘(11/121)

[ 来源:http://www.sxtcyky.com | 作者:网友 | 时间:2020-06-04

凛冽的西风不断呜呜地吹著,虽然只是十月天气,但在山上还是让人觉得寒冷。纳兰龙跟著一言不发的龙魔,已经走了好远,天都几乎全黑下来,他的双腿也开始不听使唤。纳兰龙从来没有想过,有一日他会徒步走上大雾山。两人在一幅峭壁下小心翼翼地走著,拐了两个弯,终於回到山路上,出现在眼前的是个观景台。纳兰龙认得这里,两年前曾经和梅玲、秦崎他们来游玩,是海拔八百米的地方,从山脚乘电磁巴士来这里大约需要一小时。想到自己竟然用走的来到这里,纳兰龙还真是佩服自己。话虽如此,纳兰龙仍忍不住嘀咕著道:「你是天兵神将,用飞的不就得了?」龙魔仿佛听不见他说话,抬头环视四周,最後目光停留在远处一张长椅上。那儿静悄悄的坐著一个女孩子。整个观景台就只有她一个人,在微黄灯光下,加上太远的关系纳兰龙看不清楚她的模样。「只是个人类而矣。」龙魔抛下这么一句说话,不再理会那女子,转身向另一边走去。「喂!提到人类的时候,语气不要那么轻蔑好吗?」纳兰龙心中有气,不满的道。龙魔绕到另一边,又爬上一处斜坡,摸黑走进丛林里,见纳兰龙跟著进来,伸手指向前面道:「我发现一个比较隐蔽的山洞,你在那儿修练吧!」早有心理准备的纳兰龙也不多说话,只点了点头便向前走去。相处了大半天,纳兰龙大约摸到了龙魔的脾性,他是个内在和外型一样冷傲的人──沉默寡言,开口没有好听的说话。尽管他是甚么「白龙四斗众」,又把自己认作主人,但是纳兰龙自知并没有得到他的尊重。然而现在并不是时候去计较这些。况且,对於纳兰龙来说龙魔好歹也是从敖符手中救回自己性命的恩人嘛!走进山洞里头,纳兰龙在腕表上轻轻一按,内藏的小型照明系统被启动,柔和的蓝光照亮了整个空间。看见地方比想像之中整洁得多,对他来说总算是遇著一件好事。一直过著平凡人生的纳兰龙,最近被接踵而来的怪事弄得头晕转向,唯有这样的自我安慰,苦中作乐。龙魔在外面一块大石上盘膝坐好。纳兰龙苦笑一下,走到山洞角落一堆乾草旁边,稍加整理便躺下来,双手放到脑後:「对付不死修罗吗?敖玉,你真的认为我能够做到?」突然遇到这许多事情,任何人也会有迷茫和害怕的时候,但冲击过後,冷静下来便要去面对。纳兰龙是个好人,若果不死修罗的苏醒真会为人类带来灾难,纳兰龙大概也难以坐视不理。现在,他只担心自己的能力足够不足够。「力量的话……龙魔说过,只要我能够完全吸收敖玉的龙魂便会得到,这件事情在梦里敖玉好像也曾经提及。但是我要怎样做才能够把龙魂和自己的灵魂结合起来?」想到这里,纳兰龙好像嗅到一阵淡淡的香气,一时间不知道是从哪里传来。他再也躺不住,翻身站起,又走出山洞去。龙魔闭目打坐,头也不回的问:「怎么?」「我想成为龙将,」纳兰龙用手指拨了一拨鼻尖:「成为你们所说的龙将,敖玉的继承者。但到底要怎么做,敖玉没说,你也未曾教我。」沉默了一会,龙魔才说道:「不能够教你。」纳兰龙心中诧异不已,立即反问:u为甚么?」「如果可以教你的话,早就教了。」龙魔依然闭著眼睛,表情有如石像一般没有丝毫变化:「龙魂已经在你身体里面,敖玉可以做的都做了,至於我就更加无能为力。所谓『魂』,也叫做『元神』的,是所有生命最伟大亦是最玄妙的能量,你必须用心去感受。只要你感觉到它的存在,到时候便自然能够操控它。」纳兰龙低头望著自己的身体,喃喃的道:「我觉得体内的而且确是有一点不同了,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还不足够!」龙魔「嘿」的一声说:「『魂』虽然是无形的东西,但它『无形有质』新闻资讯,能够用意志去领会新闻资讯,确确实实地透过『心』去看见……不过人类啊!并不是我小看你新闻资讯,只是你连自己的灵魂都感受不到,更惶论敖玉的龙魂了。」「自己的灵魂?」「你以为天神和人类最大分别在於甚么?其中一项就是真正认识自己。」龙魔冷冷的说:「操控『魂』,超越躯壳的限制是第一步,否则我们的身体比人类也不能够强壮多少。」纳兰龙听得糊里糊涂,一时间理不出个头绪来。龙魔的说话他明白了一点,却衍生出更多的问题,不知从何问起。过了好半天,才艰难地说道:「最少,你应该告诉我如何入手?」「打坐会是一个好办法。」「打坐?」「既然要感受灵魂,静心、宁神对初学者来说最为重要。当中没有窍门,没有方法,只要把意志集中,屏除杂念,方能『看见』灵魂……之後的步骤就变得顺理成章了。」「就是这样?如果真的这么容易,全世界的人类都成仙了!」纳兰龙并不十分相信。「所谓操控『魂』,是让『魂』的精神凌驾『魂』的力量。人类意志之薄弱在宇宙中数一数二,如何能够成功?」龙魔嘴角不为人意的牵了一牵:「但你是敖玉选中的人,应该可以办到。」人类再一次被奚落,纳兰龙心中满不是味儿。尽管龙魔不像敖符那么肆无忌惮地蔑视人类,但有意无意之间的说话往往更伤人。或许他只是客观地作出评价,又或许高高在上的天神本来就有理由这样做,纳兰龙心中依然很是难过。「从没想过会发生这样的事,从没想过会遇见这样的人……我到底走进一个甚么样的世界里?一切都改变了,而我真的会变成和他们一样吗?」纳兰龙不禁在脑海之中这样问自己。龙魔当然不知道他心中所想,吩咐道:「你尽管试试,不行再另想办法。」纳兰龙耸了耸肩算是答应,转身便走。当他走近洞口,突然听到自洞里传出一下轻微声响,他不及细想,一个箭步冲了进去,在腕表的蓝灯照射底下竟然看见山洞里面有另一个人!那是一个妙龄女郎,她正半蹲著身子,弯腰想要拾取甚么东西,抬头和纳兰龙打了个照面,两人脸上诧异之情可谓不相伯仲。「有其他人在这里吗?」在外面的龙魔机警异常,好像也察觉到甚么,边问边跨著大步走进来。「这个……」纳兰龙只说了半句,便像呆子一般哑口无言。原来他的注意力被龙魔声音分散了,视线掠过他脸上,再回到刚才看见那女子的地方已不见了她的踪影。「刚才我……我好像看见……」纳兰龙伸手揉了揉眼睛,不知道如何向龙魔解释。他的视线离开那女子前後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她怎么可能走得无影无踪?而且洞口被自己拦著,她又是如何离开山洞?龙魔锐利的目光扫视了山洞的每一个角落,然後落到纳兰龙身上。纳兰龙摸著鼻子,终於叹了口气,道:「没有事,如你所见洞里没人。」「我知道,我感觉不到任何气息……我们都太紧张了!」龙魔说:「你必尽快取得龙魂力量,好好努力吧!」看著龙魔走出山洞,纳兰龙俯身在乾草堆中拾起了一个翡翠手镯,他肯定这东西先前并不在这里。「看来不是我的幻觉呢!」纳兰龙摇了摇头,但他已经不会再为任何事情感到惊奇了。☆☆☆☆☆☆☆☆☆☆☆☆☆☆☆☆☆☆☆☆☆☆☆☆☆☆☆☆☆☆☆☆☆☆☆☆☆☆在市立第一中学对面的咖啡室里头,数个年青人坐满了一个卡座,他们透过玻璃窗望著自己的学校,脸上神色都很古怪。这些年青人包括了易哲、轩辕轰、秦崎、梅玲、初恋与及舒桦。这是停车场事件之後的第二天,学校仍被警方封锁,不准任何人进入。幸好星期六本来就不是上课日,除了课外活动外影响不大。「你们的饮品来了!」女侍应捧来了一盘饮品,边分给众人边说:「昨日那边传出爆炸声,我也有报警呢!你们知道究竟发生了甚么事吗?」这咖啡室是他们惯常来的,和侍应们都混得很熟,但关於这件事当然不能说。秦崎含糊其辞道:「不知道……新闻报导说甚么纵火狂徒,大概就是那样。」见女侍应走了开去,易哲背向後靠,说:「那个『g1特攻队』大约在半年前成立,想不到竟是专责调查不可思议的事件,而且队长还是我们『不思议事件研究会』的前辈。」梅玲用手掌轻拍著桌子,说道:「别在老师面前提起我们『不研』……尤其训导主任,他的爱车被烧掉了,心情极度恶劣!」「可恶!」秦崎望著眼前的巧克力,咬牙道:「你们『不研』只是学部组织,调查的事唯有交给『g1』吧!结果还是无能为力, 安徽11选5彩票网想帮助阿龙也不知从何入手!」「虽然你这么说, 安徽11选5彩票平台」梅玲叹了口气:「甚么也不干的话, 安徽11选5中奖查询小兰太可怜了!」「龙的妹妹……」初恋也曾见过纳兰兰:「她知道了没有?」轩辕轰用手背托著眼镜说:「『g1』的学长负责通知她们, 安徽11选5官网详细情形便不清楚了。」「但我们把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了『g1』,他们能够信任吗?」「梅玲!我们要相信的是龙!」秦崎紧握著拳头道:「根本不必替他隐瞒,我知道龙不会做坏事,事情一定可以查个水落石出!」「我从来没怀疑这一点。但只有我们相信龙没有用,最重要是警察怎么想!敖欣和那些奇怪的人绝对会连累他的!」听著秦崎和梅玲在争辩,初恋在旁边喃喃说道:「话说回来,那些『g1』的人好卑鄙,录取了口供便离开,甚么也不告诉我们。」「来到这地步,我们能够帮忙么?」一直沉默不语的舒桦突然插话:「秦崎说得对,『不研』只是个学部,你们都是学生……蓝眺和秦崎也打不赢那怪物,你们还想怎样?」「舒桦,你……」易哲和轩辕轰也是十分诧异,但从来都很散慢的舒桦突然变得神经质起来:「你们看不出来吗?那怪物……不是人!是一头怪物!」众人被舒桦的举动弄得面面相觑,过了好一会,秦崎才说:「虽然听不明白他们之间的对话,但昨日初恋说过,即使是修行者亦不能飞上半空,所以大家都知道。你……」「我要走了!」舒桦把杯中黑咖啡一饮而尽,霍地站起来:「事情早已一发不可收拾,再继续让你们胡搞下去,不知会变成怎样!」望著舒桦推开玻璃门,各人都心事重重。一方面他们知道舒桦所言非虚,另一方面又不能就此放弃。「好了!我们的确要面对舒桦提出的问题。」过了良久,易哲吁了一口气,说道:「围坐在这里毕竟是没用,我们可以怎样帮助龙?」梅玲放下杯子问:「在此之前,我们承认那飞上天空的怪物不是人类吗?」「我认为毫无疑问。」初恋对在这方面的接受能力始终胜人一筹,而其他人都陆续点头。梅玲好像很满意,然後说道:「接下来的问题,我想知道龙到底是不是……是不是他们的同类?」易哲见梅玲终於问了出来,忍不住转头望著轩辕轰。轩辕轰的个性比较文静和寡言,外表看来比易哲更像个高才生,但他身为「不思议事件研究会」副会长,在中国神话传说方面很有兴趣也很有见地,这点易哲最是清楚。轩辕轰抬起头,缓缓的拿掉眼镜,用抹布边抹边说:「你们怀疑龙也是怪物?」「龙是我们的朋友!」初恋敏感的问道:「尽管如此,也要问个明白:龙是否和你们不一样?」梅玲和秦崎对望一眼,半晌,才说:「心里面是有点在意……我们和龙是多年的朋友,但若果真有这种秘密,自然不会告诉我们。」轩辕轰重新带上眼镜,这才说道:「有关系吗?如果龙陷入险境,哪管他的身份,我们都要帮忙!初恋一直讨厌的就是你们这种态度了!」午後的阳光并不猛烈,加上星期六的学校区静悄悄的,舒桦走在无人的街道上,几乎成了一种享受。「阿龙这家伙,难道真是……」他轻咬著下唇,抬头望向天际:「难道在你身上真的发生了甚么事?」纳兰龙有许多朋友,好像易哲、秦崎、梅玲等;然而对於舒桦来说,纳兰龙却是他的唯一朋友。在被相信的过程中学会了珍惜身边物事,舒桦其实是很幸运的,他自己亦深信这点。「阿哲他们……怎么能够从容地坐在咖啡室中说三道四?况且他们只是普通人,即使干甚么也不过在浪费时间而矣。」交通讯号灯恰好转成绿色,舒桦举步便行。忽然看见马路对面有两个女孩子向这边走来,正是比他低一个年级的学妹邢慧芝和曾雅恩。「邢……」三人在马路中心交错,舒桦忍不住转头叫道。一直好像心事重重的邢慧芝抬起头来,这才发觉舒桦的存在:「咦?是你吗……你好。」「嗯!你……到哪里去?」见到邢慧芝舒桦总是浑身不自在,这次亦未能例外。「啊?学校。」邢慧芝望了曾雅恩一眼,小声应道。交通灯在闪动,舒桦陪著两人往回走,说:「学校吗?现在还未解封,任何人都不能进去!」邢慧芝好像很失望,曾雅恩在旁边抢著说道:「那么随便逛逛也好,反正有人不高兴,我算是陪她出来散心。」邢慧芝闻言点头,伸手往前虚指,道:「我们还是向学校那边走,再见。」舒桦无奈的和两人道别,新闻资讯目送她们离开。没多少人知道,舒桦喜欢邢慧芝。从初中时代第一眼见到她开始,已经非常喜欢,即使两人到现在仍不相熟。邢慧芝听说了这件事,但她对於这个形象不好的学长没多少好感,这些年来,每次碰到均尴尬不已。满以为读毕五年级,公开试後便要离开学校投身社会的舒桦,却出奇地能够在原校升读中六,如此一来,又可以每天见到这个学妹了。非常渴望见到她的感觉,和害怕面对她的心态交织著,每每纠缠不清。作为一个男人,在爱情面前舒桦才真正体会到甚么叫做懦弱。「学长!」邢慧芝走了几步,竟出乎意料地回过头来,主动叫他。舒桦的身体立即变得僵硬,脑海一片空白──自从在便利店跟她初次相遇,四年来还没发生过这种「好事」。邢慧芝吸了一口气,走到舒桦面前:「学长,我想问你一件事。」舒桦艰难的点了一下头,还未说话,邢慧芝已问道:「我听人说,昨日学校停车场的事情,学长和纳兰学长都在场,有没有这件事?」舒桦呆了一呆,他倒没想过邢慧芝问的会是这件事,只好应道:「是……是有这么一回事。」邢慧芝又再追问:「纳兰学长发生了甚么事吗?我听人说,好像和他有关?」纳兰龙?出乎意料之外的问题,让舒桦呆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说道:「啊!你问阿龙吗?这件事……对不起,唯独是这件事我不能说。」「为甚么?」邢慧芝忍不住瞪大了眼。舒桦避开她那逼人的目光,道:「不能说就是不能说,事情牵涉太多……如果你是单纯的关心,我代阿龙多谢你了!」邢慧芝又望了舒桦两眼,失望的道:「那……打扰了。」然後转身就走。舒桦想要叫住她,却不知道可以说些甚么。一直站在邢慧芝後面的曾雅恩,用肩头轻碰舒桦,小声道:「gigi喜欢纳兰学长!」然後一跳一跳的追上邢慧芝。「阿龙?」尽管早知道纳兰龙认识她们,但从没想过这一点的舒桦,这次真的呆住了。☆☆☆☆☆☆☆☆☆☆☆☆☆☆☆☆☆☆☆☆☆☆☆☆☆☆☆☆☆☆☆☆☆☆☆☆☆☆这段时间纳兰龙一直依照龙魔的指示,日夜盘膝打坐,努力使自己心绪宁静下来。然而两天过去了,纳兰龙不但一无所获,心里头反而越来越乱,一时间想到妹妹纳兰兰和表姊李颖,一时间想到各种神仙传说……最後连邢慧芝和那个在山洞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的女孩子也缠绕著他的心头挥之不去。纳兰龙知道继续打坐也是没用,唯有解去心中部分疑团,或许能让他安静下来。当他走出山洞,发现四周再次被大雾笼罩,变得一片迷蒙──这是大雾山的特色,终年有雾,尤其日间特别厉害,只有风势较强劲时视野才会清晰一点。龙魔仍然动也不动的坐在一块岩石上面,纳兰龙真怀疑他这两日到底有没有离开过大石片刻。乾咳了两声,纳兰龙正想说话,龙魔已经说道:「看来是我太高估你。这两日的功夫完全白费了吧?」「你的办法没有用。」纳兰龙摊开双手:「我捉摸不到……只是坐在那里甚么也不做的话,想要努力也根本无从做起。」「这是唯一的方法,也是修行的初阶,突破不了这关口,就没有龙魂的力量。」「修行再艰苦,任何锻练我也会坚持到底,但这种事情……」「我早说过人类的意志太薄弱,这种基础修练也得花上经年时间,甚至在有所领悟之前生命已经终结。所以自神话时代开始,能够进入天界的人类就少得可怜。我以为你是敖玉选中的人,多少有点不同,谁知……」「我只是个普通人而矣!」说了这句话後,纳兰龙不禁苦笑:「或许我也需要许多时间才能成功?」「但你已没有多余的时间,不死修罗随时复活,你必须在那天来临前将龙魂据为己有。」「『那天』是甚么时候?」龙魔闭上双眼,良久,才又睁开眼睛说道:「或许是明天,或许是後天……又可能不死修罗已经苏醒了!总之要尽快取得成果!」「好!」听了这些不负责的说话,纳兰龙拨了拨鼻子,决定开门见山:「龙魔,这两天你不断要我怎样怎样,既然你的办法行不通,如今到我拿主意了!」龙魔呆了一呆,侧头盯著他看。「你不用担心,我知道自己只有成为敖玉的继承者,不会逃避和退缩。但接下来该怎么做,你得听我意见。」「你根本不知袖里,如何……」纳兰龙打断了龙魔的说话:「我知道一件事便足够了──你说过甚么『白龙四斗众』乃系白龙神将的直属部下,你不是应该听我命令的吗?还是你在欺骗我,其实另有所图?」龙魔的神情在一瞬间变得十分难看,冷冷说道:「话是说得没错,但你现在仍然未能取得龙魂力量,要弄权的话倒不如先做好自己本份!」「别小看我!我不是要在你的面前耍宝!」纳兰龙摇头道:「为了让心里更踏实,不再胡思乱想,我想你告诉我更多情况。我继承了敖玉身份,但有关天界的事情,实在知道得太少了!对前途一片迷茫,又如何能够安心?」龙魔缓缓站了起来,神色缓和了不少,又过了好一会,才说道:「没错,你是我们『白龙四斗众』的主人,我会依从你的指示……只是不知如何开始。」突然,有另一把声音从两人身後响起:「那就由我来向你解释一切吧!」纳兰龙霍地转身望去,迷雾中,有一个人影向他们走近。龙魔像是知道来者是谁,冷哼一声:「怎么你也跟来了?难道没听清楚我的指示吗?」「我等了一阵子,觉得有点担心……敖符不是那么容易对付,如果有我在旁边,便有十足把握了。」这时候纳兰龙看清楚来人,是一个年纪、身材和自己相近,但衣著极古怪的男孩子。他的两边脸颊皆画有蓝色战纹,额头中央有一点红印,橙黄色的头发异常夺目,再加上一枚尖尖的犬齿,给人难以言喻的野性感觉。「天界的监察设备完善,单是我和敖符也未能百分百保证不会惊动负责看守的神将,更何况是你?你会拖累我们的!」龙魔瞪著那男孩道:「难道你忘记『诸神协定』之後,天帝规定任何神祗私自到来人界,会受到甚么惩罚吗?虎牙?」那男孩吐了吐舌头,并不答话,迳自走到纳兰龙身前,左看右看,问龙魔道:「便是他了?敖玉大哥选中的人便是他了?」纳兰龙退後一步,望龙魔问道:「这……这人是谁?」「嘿!我来自我介绍……我也是你的部下,『白龙四斗众』之一,名字叫做虎牙!」那男孩单膝跪下,指著自己笑道。纳兰龙皱了皱眉,不知道应该如何打招呼,叫做虎牙的男孩已经站了起来,对龙魔说:「你看你看!一定是你说话不清不楚,把人弄得乱七八糟!你的道行有多利害到底没用!我跟你解释过多少次?人际关系呀!人际关系!」龙魔背负著双手,冷笑道:「我不和你作口舌之争,你要立即返回天界!」「反正也来了!要真惊动了天界,西王母早就来派人捉拿我啦!」虎牙脸上笑容不减:「如果现在勉强潜回去,风险可能更大!」龙魔想了一下,虽然不愿,却也没有办法,虎牙又说:「敖符呢?还没遇到他?」「不!我们短兵相接,敖符先行退走了。」「龙魔果然厉害呢!与敖符战斗仍占了上风。不过以他的个性,好可能去而复回!」「我知道,届时我会应付。」「战斗的事你来负责!新主人交给我好了!」虎牙望著纳兰龙说:「我相信我能够好好和他相处。」龙魔望了望两人,他知道虎牙外表虽然飞扬跳脱,办事其实很妥当,绝不会马马虎虎,於是点了点头:「既然如此,就由你来陪著他……你要负责他的安全,还有指导他如何融合敖玉的龙魂。」「好是很好!」虎牙笑著应允:「但你要到哪里去?」「我在这个城市各处查察一下,看看敖符和敖欣是否还留在这里,也顺道打探天界的动静。」「甚么?敖欣也在人界?」虎牙失声叫道。「放心,敖欣或许会站到我们这边。」虎牙又嘀咕了一句,与纳兰龙一起望著龙魔冉冉升起,消失在空中。纳兰龙不想摆架子,但他实在是很不惬意,忍不住对虎牙说道:「好了!你们两人决定所有事情,到底谁是主人?」「对不起,这是在你清楚了解自己情况前的权宜之计!」虎牙转头打量纳兰龙道:「来吧!我们好好认识!」虽然只是第一次见面,但纳兰龙凭直觉感到虎牙是个心地善良的家伙──哪管他的外型是如此「突出」。「敖玉大哥在八百年前因为对付不死修罗,牺牲自己用龙魂将他反封印。王母虽然不予援手,但有天界神将的力量遗留在人间,始终是个危机,天界一直对之进行监视。然而人间经过八百多年时间,天界的监视渐渐松懈下来,对此事还在意的就只有关心敖玉大哥的少数人,包括我们『白龙四斗众』和敖玉大哥的朋友。」虎牙与纳兰龙并肩坐在先前龙魔用来打坐的大石上面,述说道:「我们透过玄光镜知道敖玉大哥龙魂苏醒过来,但转眼又失去感应,立即紧张地进行调查,终於让我们发现龙魂进入了你的体内。关心敖玉大哥的人自然不会把实情告诉王母,各怀打算来到人间找你,这才闹出许多事来。」「为甚么不通知那……『王母』?」「怎能通知呢?敖玉大哥八百年前到人间对付不死修罗已大大违反了王母指示,让他的龙魂困在地底受苦更是王母盛怒之下的决定。况且还有各种原因,使得这些年来我们天界不再理会人类。若龙魂解封一事给王母知悉,最有可能便是天界要取回龙魂,以免它影响人间。相信你自己也知道,若被人取走龙魂,你会魂飞魄散吧!」纳兰龙打了一个寒战,不敢再多说话。「『白龙四斗众』也是各自认识敖玉大哥然後决定追随他,失去敖玉大哥大家都很痛苦。所以当知道龙魂苏醒,也曾想过取回来,然後让他转世;但念及敖玉大哥自己的意志,便觉得应该体谅他的苦心。我们并非单纯和敖玉大哥感情深厚,当初也是因为仰慕他的行事作风而甘愿作其部下的。」虎牙回想从前,悠悠说道:「因此便决定由道行最强,不亚於一级神将的龙魔阻止敖符抢夺龙魂。纳兰龙……不!应该叫你做主人才对。龙魔平日不苟言笑,因此不要怪他言语间冲撞了你……不懂得为人设想并不代表他心田不好啊!」纳兰龙自知对龙魔的了解不如虎牙深,只得苦笑作罢。「主人,我们龙族是宇宙间最高贵的生命,你身为人类竟然能够继承龙魂,简直是兆亿年也不会出现一次的机遇,也只有敖玉大哥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神龙吗?」纳兰龙理解自己接受了敖玉的龙魂,已经不再是普通人类了。但他很难把自己和传说中的神龙联想到一块儿去:「虽然说了许久,我还是不肯定……虎牙你真的是神龙吗?怎么看你也只是个人类模样?你的名字又不是叫敖甚么的。」「我们来自一处叫做圣龙界的地方。圣龙界里头的神龙分为两大族,其中一种跟你在图画见到的没两样;而另一种便是我们,天生拥有二段变身的『龙神形态』和『人形形态』,我可以随时回复龙的模样!」虎牙得意的道:「改变形态是一门很深奥的学问,但我们这能力与生俱来,因此神龙除了外表吉祥之外,亦被视为贵族。」「原来如此。」纳兰龙很是好奇,想要亲眼看看真正神龙是甚么模样,但他当然不会要求虎牙即场变化给他看。「虽然诸神各具不同形态,但普遍来说和人类差不了多少。因为传说中最初的神以自己为蓝本创造万物,所以众生色相差不远。而且这个身躯非常有用和具效率,就算进化过程不能发展成为这个模样,也会通过其他方法改变成人形。」虎牙说起自己,有点乐极忘形:「至於名字,就只有最尊贵的神龙才能用『敖』来作名字。我和龙魔也不是敖姓的。」「就算是神龙之间也有分等级?」「中国人是最了解我们的人类,从很久以前便已知道我们有四爪和五爪之分,而你们的帝皇只能由五爪金龙来代表。」虎牙的说话纳兰龙从历史书上读过,而且也在艺术上表现出来。虎牙又道:「一般的神龙有四爪,能够二段变身的神龙才有五爪,另外神龙又有不同属性……只有五爪神龙之中某部份属性的龙才会以敖为名。」「神龙的体系这么复杂的吗?」「话虽如此,但圣龙界是大同世界,不同种类的龙均是平等相处,这些等级很大程度只体现了能力上的分别。敖姓神龙是最纯种的龙,当然由龙魂引发出来的力量亦最纯正。」纳兰龙搓了搓鼻梁,徐徐说道:「神龙是这样神奇的一种生命,就算我的灵魂和敖玉龙魂合而为一,身体应该还是人类的身体,我不会变成神龙。」虎牙呆了一呆,搔头道:「我没想过这个问题,但你说得对,吸收龙魂只是得到敖玉大哥的力量,你始终不是我们的同类……那你到底算是甚么?」纳兰龙不希罕做甚么神龙,但虎牙的说话太令人难堪了。「我已经不是普通人了,但我也不是神龙……虎牙问的没错,我到底变成了甚么?」

  体彩排列三第2020085期奖号为:835,类型:组六。

原标题:还在CPDD? 2020年最新CP匹配系统,你不想试试吗?

,,辽宁11选5投注
相关文章

新闻资讯

回到顶部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新疆11选5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